admin 發表於 2020-5-19 23:05:41

情人遊戲∼我玩不起了




內心的騷動,注定我會找情人。情商的脆弱,注定我玩不起這個遊戲……

作為一個即將而立的男人,我又一次的栽在情人遊戲裡。作為一個馬上要做父親的男人,我再次背叛了自己的愛人……

就在3個小時前,我送走了自己的情人,看著她靜靜的上車,含淚向我揮手,我的心碎了……

我不知道該對她做些什麼,況且,作為一個失敗的男人,我也不能為她做些什麼。

她需要一個哥哥的愛,而我,卻需要這個妹妹的身體……

和芝芝認識是偶然的,可沒想到一聊就不可收拾了。聊的久了,我認她做了妹妹。

知道她才和她的男朋友分手,而我也告訴她,我的老婆回老家養胎了。

其實誰也沒有想到,各自寂寞的環境讓彼此就產生了「感情」---一

種注定不是正常的感情。她從不在網吧裡上網,只是在手機上登QQ,所以我無法和她視頻。直到上次到綿陽出差,我才真正見到芝芝……

彼此見面的感覺很好,和她去看了電影,一起品嚐著巧剋力,爆米花,但是始終不敢拉妹妹的手,儘管這些都是我和她見面前在網上的約定。其

實我有點不習慣這種從網絡裡走到現實的見面,總以為會見光死。

然而我們都各自經歷過感情的經驗,讓我們把這種見面看得很淡泊。

電影結束後,已經是下午5點了,我們互相揮揮手,做一次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告別……

彼此的思念,內心的空虛,網上的纏綿,妹妹說上次見面連抱她都不敢,手也沒拉,讓我第二次見面的時候一定要履行這一切。

而這一切的後果,自然而然的也就在今天發生了。

今天見面前她說過,讓我們彼此剋製,頂多就拉拉手,抱抱,吻吻就可以,不許彼此挑逗對方……

可注定她是個嫩嫩的妹妹,性經驗上的不足,被我的呼吸和語言挑逗了幾下就投降了,我們發瘋一樣的撫摸著對方的身體,脫著彼此的衣服,當陰莖進入那個暖暖的,已經被我挑逗的氾濫的穴口的時候,我們已經完全不能控製自己了。

她說了一句「好舒服」,然後就瘋狂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芝芝的高潮來的很快,只有幾分鐘,高潮時身體發瘋一樣的顫抖,小穴裡噴射的愛液灑滿了我的陰毛上。

這是我遇到的第二個在做愛時潮噴的女人了。

而我也享受著這種噴射,子宮口的收縮,指甲掐入肉體的痛感……

她高潮後,我抽出了陰莖,看見了已經流滿床單的愛液,愛憐的把她擁入了懷裡,撫摸著她還在顫抖的身體……

我問芝芝「多久沒做過了?」

「也有4個多月了吧,哥哥,我愛你,你讓我好舒服……」

就這樣抱了一會兒,我知道,她今天還要趕回去,只有這幾個小時的時間陪我,因為她說過,從來沒有在家外過過夜,在家裡,她是個乖乖女。

一個女人把身體交給了我,雖然不是她的第一次,但勝過她的第一次。

「哥哥,我也是你的女人了……」

而我苦澀的笑了笑,「芝芝,我也愛你……」

我翻上了芝芝的身體,用龜頭在她的肉縫上滑動著,她的呼吸又急促了起來,我的陰莖也再次硬了,腰身一挺,滑了進去,射之前,我大聲的喊著芝芝的名字,積攢的好久的精液激烈的射進芝芝的子宮裡,芝芝也感覺到滾燙,緊緊的抱緊了我……

又抱著纏綿了一會兒,芝芝說「哥,我得走了……」

這次我沒有說話,互相穿好了衣服,不知道這算什麼,一日情?

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也發生了。她說她不後悔,用淚光告訴我她愛上了我,一個有婦之夫。

而我這幾個月來的禁慾釋放後,卻是感覺無盡的失落……看著懷裡抱著的女子,心中想著自己的老婆,我的心亂如麻。

芝芝對我說的話,我知道是她真心的,她甘願把自己的身體交給她愛的男人,是出於那種發自內心的愛。

我也是愛著她的,可所有的一切,只能注定我是一個為了性而愛的男人,一個負心的男人!

為了刺激尋找情人,可找到情人享受完那種刺激之後,等待我的,只有良知上的無盡譴責和恐懼,情人是遊戲嗎?

假如真的是一場遊戲,今天過後的遊戲規則又是什麼?遊戲的最終結果又會是什麼?

情人遊戲,我這種男人,也玩不起了……失去了姐姐,失去了芝芝……

                        【全文完】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情人遊戲∼我玩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