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 發表於 2019-12-22 21:53:35

和大媳婦通姦


我出生在浙江省的一個小村莊,今年20歲了,我父親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結婚,堂哥阿偉今年32,前幾年就在縣城開了個門市鋪,手頭比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討了個千裏挑一的媳婦,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線,似蛇般的纖腰,高翹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個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彈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雖然嫂嫂如《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那樣聰明賢惠,可大娘對她的不滿之聲漸漸的不絕于耳,“是母雞還下個蛋呢,沒用的東西”,大娘正罵新買的貓不逮老鼠,嫂嫂剛還在院裏做針線,轉眼間不見了,過了好大一會才從屋出來,眼圈紅紅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訴起了苦,“這日子何時才到盡頭啊!我來了6年,一個孩子都沒生,村上的人都罵我是不會下蛋的雞,你大哥說今年我再不懷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這麽命苦哪!”一邊說一邊流著淚,“你咋不去醫院查一下啊,沒準不願你”,我說。
“查有個啥用?難到生不出孩子不願女人還願男人不成!”嫂嫂詫異的說,我於是給她講了初中學的生理衛生知識,第二天,嫂嫂背著大娘帶著迷茫的表情去了醫院,下午太陽落山時,我去地給牛打草,路上遇見嫂嫂從縣城回來,見到我一臉的羞澀,“可以”嫂嫂嬌柔的說,我正不知該說什麽,嫂嫂發話了“小鋒,你能不能幫嫂子個忙”那聲音幾乎是哭腔,我問什麽忙,“你先答應我我再告訴你”,嫂嫂的淚流了下來,“好,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辭”,“我想讓你幫我生個孩子”,說完嫂嫂滿臉通紅。我心裏想“太好了,正中下懷”,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這個……好吧”我歎了口氣,好像很不情願但又不得不願的樣子,嫂嫂見我答應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點我給你開門”,看著遠去嫂嫂一聳一聳的胸腹,我的陰莖又忍不住直了起來。
晚上我匆匆吃過飯就躺進了被窩,時鍾“當,當”,敲了兩下我小心翼翼的來到嫂嫂窗下,“門開著,過來吧”,屋了傳來嫂嫂嬌滴滴的,低低的聲音,甜美而有蠱惑性。嫂嫂鬢發蓬松地開了房門,我一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藍色的睡衣,雙乳和陰阜竟隱約可見,臉上暈紅未退,嫣紅豔麗,嬌媚無比。
我“撲通”一聲跪倒在嫂嫂面前,“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輕撫著我的頭髮,柔聲道:“小叔快請起來。”我深深的吸著嫂嫂身上的香氣,撒著嬌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歡這樣膩著嫂嫂。”此時間,嫂嫂芳心可可,久久說不出話來,只任我親熱。
那裏是怎樣的情形呢,仿佛有一只蟲子從黑暗裏飛出鑽入了我的身體,接著又一只,又一只,一絲一絲的癢意在我的心裏堆積,黑色的渴望如大麻般的引誘著我,做到什麽地步了呢?「好滑……好香……」我喘著氣在黑暗裏歎道,「小蕩婦……真不知道你是什麽做的,連胳肢窩都是香的。」「別……別吻……那裏……好奇怪。」嫂子氣喘細細的說到。
「還有這奶子……」我繼續說到,「揉起來真爽……上次看到的時候就想好好捏捏了,跟面團似的,又滑又軟……真爽!手都只能握住一半,小騷貨,吃了多少男人的雞巴才長成這樣的呀!」我淫笑著,我的太陽穴一跳一跳的,這黑暗裏的屈辱刺激的我的肉棒又慢慢的勃起了。「別……別那麽下流……」嫂子嬌喘著,帶著幾分嗔意。
「切,奶頭都翹的這麽高了,還裝正經呀,騷貨,越下流你就越浪,看來還真沒錯。騷貨!」「別這麽叫我……喔……」嫂子剛說了一句,便驚叫了一聲帶著幾分痛意和快意。
「瞧瞧你叫的多浪,光奶頭被擰兩下就叫成這樣,還說不是騷貨!」「喔……哦……」嫂子又接連叫了幾聲,想象著男人粗糙的手指捏著她的奶頭肆意的擰動著,本就有些腫脹的乳蒂更加硬挺,乳暈也慢慢擴大了起來,我的胃又燒了起來。「來,讓我看看你的逼……」我在黑暗中有說道。
「別……」「嘴上說不要,腿卻分這麽開,嘿嘿,還真嫩,跟姑娘似的,你老公多久搞你一次呀?」我說完一陣輕微的吱吱……嘖嘖聲響了起來。「喔……」嫂子有些苦悶的呻吟如黑色的火焰一般徹底的點燃了我,燒得我口幹舌燥。我在舔她的屄!那黑暗中蕩漾的肉味,化為無形的巨錘一擊一擊的砸的我眼冒金星,無數的蟲子在我身體裏亂竄。
「嗯嗯……唔唔……」又一陣親吻身後,我淫笑著說:「自己的東西好吃吧,你還真敏感,沒幾下就流這麽多,呵呵……」「來,公平起見,也嘗嘗的我的。」「唔……唔……」「嗷!」男人狼叫了一聲,爽的直呲,「技術不賴呀,對,舌頭再多動動……恩恩……再轉兩圈……我的雞巴味道不錯吧?來,龜頭多舔舔……嗷……對對,溝裏多舔幾下……」「來來……把雞巴吐出來……從根部舔過來,對對…一教就會,眼睛看著我……對,再浪一點……嗷嗷……好爽……受不了了!」我怪叫了一聲,不再說話了,黑暗中又只有沙沙的水聲和男女喘氣的聲音了。
嫂子單腿支地,一手屈肘側靠在牆上,一手撈在男人肩膀上,一身滾滿水珠的美肉水白的驚心動魄,她的頭打靠在扶牆的手背,濕漉漉的頭髮大半貼在臉上,只能看到一張一合細細嬌喘的小嘴。
一個男人精赤著古銅色的身子,密密地舔吻著女人微弓的背脊,下腹緊緊貼著她的白皙挺翹的臀部,一根青黑的肉棒在女人的腿心處一顛一顛地,還沒有插入,一只肌肉膨起的手托著她的腿彎平舉著,一只秀氣潔白的美腳錘了下來,若有如無的擋住了嫂子的蜜處。另一只手穿過嫂子腋下,滿滿地抓握著她的奶子,並不時用指尖輕颳著那膨如葡萄的乳珠,嫂子不時就會輕抖一下,另一只空落地豐挺在胸前白玉般的奶子也隨著身子的輕顫一晃一晃的。我稍稍移動著屁股,讓肉棒在溝壑裏滑動,時不時也會微微直一下身子,而嫂子總會輕輕地仰下頭。
用這種斜向上的姿勢撕磨肉縫的時候,能讓大部分的肉棒最大程度的接觸那軟膩的密肉,而不是其他姿勢只有龜頭能夠接觸,而且如果菇頭微微的上挑內嵌還能不時的碰到微脹的肉芽,嫂子很喜歡這種方式。
我氣息粗粗的說:「受不了了吧,小蕩婦,水都流到我蛋蛋上了。」稍稍加力來回蹭動了幾下後,輕輕往上一挑。「喔……」靜身子僵了一下,頭用力的揚了一下。「給……給我……」她有些顫抖的說道,轟的一下,我覺得我的血一下子湧到了頭裏,又轟的一下子聚到身下。「嘿嘿……叫聲好聽的就給你……」「老……老爺……給我……」嫂子輕軟地求歡著。「乖……老爺操你……」我得意的笑道,用力往上一頂。「哦……」我們同時仰頭輕叫了起來。「好脹……」嫂子帶著幾分痛苦的喘道,要不是我架著早就軟倒在了地上。「好緊的逼呀……真爽」我長出了一口氣,快活的叫道,半截肉棒隱沒在了陰影裏。
「呼呼……小蕩婦,你的嫩肉好像自己會動似的,真是爽呀……」我一邊靜立著享受女人腔肉的包裹和擠壓,一邊調笑著。「動……動……兩下。」嫂子聲細如蚊求道。「嘿嘿……你老公時常沒餵飽你呀。」我抖了抖屁股,又頂進去一截,然後又抽了來「要不讓我當你老公好了?來,叫聲老公聽聽。叫的好話老公就好好操你。」「不……不要……」嫂子抵抗著,被填滿後的抽離使她更加的苦悶,她的臀部有些難耐的跟了下來,無奈整個人被男人牢牢地把住,動彈不得。「還嘴硬……」我牢牢地架著嫂子,扭動了幾下屁股。
「我也不逼你,你老公是大老公,你就叫聲二老公吧……」我退了一步,菇頭死命的動了幾圈,還不時一挑一挑的。「二老公……二老公操我……」沒多久嫂子就崩潰了,她苦悶地叫著,如訴如泣。「小騷貨,來……老公疼你……」得逞的我終於奮力的往上一頂,在被填滿的女人滿足的歎息中,啪啪啪……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別急……老公疼你!來……抱著我!」我矮下身子,把著雞巴卡進嫂子的洞口,然後捏住嫂子的兩片臀瓣,站了起來。「喔……」嫂子摟住我的脖子,雙腿盤在的他身後,隨著男人一寸寸的下放,她滿足的歎息著。
漸漸的她的聲音高亢了起來:「不……不行了……頂到最裏面了……」嫂子抓住我的兩只肩膀不停的推攘著不知是想推開還是想貼的更近。「嘿嘿,還早著呢……」我得意的笑著,又沈了一下。「啊……要壞掉了……要撐壞了……」嫂子高叫著,頭接連甩動了幾下,然後靠在我的肩上直喘。我感覺精液都凝成一團一團地堵在精管裏,顆顆粒粒的痛著。我乘勝追擊,趁勢一放終於盡根沒入,只留兩個鼓鼓的卵袋掛在嫂子屁股底下,嫂子猛烈地揚起了頭,小嘴張得大大的,卻沒有一點聲音。過了好一會,她才啊啊的叫了起來,手胡亂地在我肩上抓著。「來,讓我吃你的奶子!」我一提一放有節律的拋動了幾下後喘著氣對靜說到。
嫂子順從地摟住我的頭挺起身子,把豐滿的胸部湊到了我的面前,我牢牢地把住嫂子的屁股,一邊吃著她的奶子,一邊向上用力聳動著,不斷地有淋漓的水快隨著劇烈的抽插從卵蛋滴了下來,嫂子隨著男人的拋動也迎湊地扭著腰。「要來了……要來了……」過了一會,她的叫聲越來越高,腰也扭動地更激烈了。
「真是騷呀,不過也有點理解妳老公。這麽個騷貨在別人身下發浪……喔喔……想想也真受不了。」「嗷……受不了了……妳的逼裏的嫩肉好像自己會舔似的,嗷……要……要射了……」一邊和她說著下流話一邊抽插著的我終於到了極限。我把嫂子的雙腿掰成了一字,加快了動作,每次都盡根進出,「哦……要射了……騷貨!哦,都射給你……」嫂子聽了男人的大叫,突然地掙紮了一下,吐出了我的肉棒,言不成句的喊道:「不……危險……期……」猛烈地內射打斷了她的話語,我緊緊的頂著她的胯部,結實的臀肌牽動著。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麽時候射了的,只覺得射完後卵蛋都有些抽痛,精液像子彈一樣射的又多又快,又高又遠。與嫂嫂在一起真是太性福了!年底嫂嫂如原以償,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小子。一家人樂的合不上嘴。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和大媳婦通姦